恶言还是善语,不过是自己解读而已(Z)

  • 日期:08-15
  • 点击:(1415)
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“语言”是人与人沟通的首要工具,我们离不开它却常常被它所困扰,我也不例外,呵呵。

  例如每天早上都惯例迎来婆婆的各种“难听”的话,甚至非常有创造性:

  (婆婆和可乐早上的交流)

  怎么啦?死老鼠一样,看你每天晚上都晚睡。

  你这个败家种,早餐弄到处都是!

  看你那眼睛全是眼屎,无精打采,体力不好就不要去那么多徒步,走坏膝盖。

  ……

  一早起来基本上是“重口味早餐”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苦思为什么要这样说话,难道婆婆不知道这样说让人难受吗?执着找原因感觉是不断给关系打死结,越打越多,越拉越紧,毕竟心里还会存在抱怨:是你的话让我不开心的。

  有时候变化就是来得那么微妙,不知道是哪一次的群聊互动,不知道是哪一次老师的分享为我种下种子,到重复遇上第N次同类情况的时候我主动打开双手迎接它。

  今天早上听到婆婆吼:“你就是故意这样做的!把吃的洒地上,赶紧把地板收拾!就是这样故意的,坏孩子!”

  我感受着内心微微刺痛,同时和自己说先沉住气,保持觉察的心。我现在听了这话感到难受,想马上反击,这婆婆总是制造“事端”不让人闲,有什么不可以包容的?非得批评个没完!可是我反击有用吗?以对抗的姿态相处开心吗?显然是不会对关系有积极影响,我选择先按兵不动,静观他们两互动。

  这时候儿子来房间找我说已经准备好出门,如果我还没准备好他想看十分钟动画片等我,我果断答应走到客厅准备开手机,发现地上很多饼碎,大概就是婆婆刚刚吼儿子的案发现场。

  我说:“哦,地上有你刚刚吃的饼干碎,怎么办啊?”

  儿子不吭声。

  我说:“那这样吧,你自己看怎样安排时间收拾和看动画片,手机开了放这里,我去刷牙啦。”

  说完我溜进浴室,刷好牙探头出来看见儿子拿着扫帚在收拾,又正好我两对视,我摆出大拇指加大笑容,儿子也笑了。

  这里我没有用语言,只用了肢体动作和表情。要是以前我会响亮地夸一下儿子,展示自己“育儿有方”关键要让婆婆更挫败,你不如我。

  那一瞬间我不开口说是相信了直觉,后来才有现在写下来的细节想法。

  很多时候我也试过类似的处理方式,可是怎么这次自我感觉相对舒服,儿子异常配合,婆婆也没再“口不择言”?

  我想是我给自己做了这样的心里建设和对语言的解读:婆婆这样说话是哪里缺少阳光?她不知道怎样和孙子说话才是有效沟通,经常觉得孙子不听她的,这样非常挫败,沟通不顺而焦躁不安,沮丧,心里有情绪自然语言表达带情绪着刺,她也是无可奈何的啊。

  她还认为不亲眼看孙子吃早餐,等于那天没吃,怕饿着孩子,即使我提过好多次他回学校有早餐吃。老人家还是眼见为实嘛,呵呵,吃好穿暖身体健康是她养育最大的目标,同样也是我作为妈妈的期望之一啊。这样想就没有对立可言了,心之所向一致,只是做法不同而已。

  我今天还做了一个小小的改变就是收起了高傲的姿态,不带着“你这种沟通方式那么伤人心,谁会想听你的话!”这些念头对待婆婆,纯粹是示范和可乐怎样沟通才有效果。

  婆婆或许心里还有些“余震”严厉地补充:益力多的空瓶子也不扔垃圾桶,喝牛奶的杯子也不洗!”

  这些我都一一示范了怎样说,和儿子一起做,收拾好了顺利出门上学,和婆婆说再见婆婆也温柔地小小声和我们说再见。

  其实有时候是语言过多反而让关系莫名紧张起来,最近在尝试多做少说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