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世纪90年代,上海姑娘嫁到非洲,开了一家餐馆,最后为何回国?

  • 日期:08-27
  • 点击:(1290)


  人各有志——有人喜欢中国老公,有人喜欢外国老公,还有人愿意嫁到非洲。那么那些曾经嫁到非洲的姑娘,最后怎么了?

  

  下面这个故事,是我很早之前在《知音》上看到的一篇文章。主人公以第一人称的方式,讲述了自己和一位非洲小伙的爱情。主人公没有留下姓名,暂且叫他朱莎莎(化名)。

  上海姑娘偷领结婚证,和非洲男孩私奔

  1989年的夏天,朱莎莎从上海医科大学毕业。毕业之后的朱莎莎在上海当保健医生,在同一年的圣诞节晚会上,认识了非洲来的留学生凯诺。

  凯诺这个人和很多非洲人一样,身材高大,皮肤黝黑锃亮。由于凯诺有着和中国男孩不一样的性格,朱莎莎很快便沦陷在了他的甜言蜜语之下,两个人也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。

  而两个人谈恋爱的消息,很快便被很多人知道。由于90年代还算是比较保守,因此难免有很多流言蜚语。正当朱莎莎开始打退堂鼓的时候,凯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承诺。

  凯诺不止一次的在朱莎莎的耳边说道:“希望你不要离开我,我会娶你,你将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。我的家族是贵族,我家有洋房、汽车,我可以带你环游世界。”

  在凯诺一轮又一轮的甜言蜜语之下,朱莎莎很快忽视了周围的眼光。就算是走在大街上,也不忘和他摆出一些比较亲密的动作。

  在第2年9月份,凯诺要结束留学生涯,准备回非洲了。朱莎莎大着胆子,从家里面偷出来的户口本,偷摸着领证结婚。

  虽然父母对朱莎莎好心劝阻,可惜朱莎莎就像是发了疯的牛,怎么拉都拉不回来。于是父母对朱莎莎说了一句话:一刀两断。

  来到非洲新家,发现已经有人住了!

  飞机飞了10个多小时,朱莎莎和凯诺终于来到了凯诺的老家。看到飞机下面越来越大的小房子,离家出国的哀愁,突然化成巨浪,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。

  朱莎莎控制不住的流着眼泪问凯诺:“我们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了吗?”凯诺非常镇定的说道:“不会的,我会带你去欧洲过好日子。”

  

  刚下了飞机朱莎莎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火炉当中,热的都睁不开眼睛。这里是乍得的第三大城市萨尔,也是凯诺的老家。

  不过下了飞机之后,朱莎莎并没有见到自己设想当中的凯诺的父母,凯诺并没有把朱莎莎领到家中,而是把她安排到一个朋友家里面。

  由于水土不服,刚来还没有几天的功夫,朱莎莎便病倒了。紧接着就是感冒、发烧、食欲不振,就算是从上海带来的药,也发现根本无济于事。

件落后,因此费用非常的昂贵。朱莎莎仅仅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,就花去了6万中非法郎。

  6万多块钱相当于凯诺三个月的工资,朱莎莎看到凯诺越来越紧的眉头,于是主动提出来要回到住处修养。

  然而回到原来的房子的时候,发现房子里面已经来了新的主人。早前自己的一些衣物和书籍都被扔在了门口。

  朱莎莎质问凯诺是怎么回事?他们是要赶我们走吗?

  凯诺这个时候终于瞒下去了:“是的,我们要走了,没有钱了,住不下去了。”

  眼前的一切让朱莎莎又回到了现实,凯诺当初承诺的和眼前完全不同。朱莎莎愤怒的指着凯诺的鼻子问道:

  “你不是说你家是贵族吗?你不是说你父母有身份有地位吗?为什么不带我去看你的父母?”

  凯诺当时也是破罐子破摔,对着朱莎莎大吼道:“好,我带你去,不过那里是非洲的贫民窟。”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朱莎莎气的身子都在发抖。

  

  “我是穷人。”凯诺非常理直气壮的说道。“我告诉你,我从来没有靠过我父母,我相信有朝一日,我会变得非常有钱。”

  听到这些话之后,朱莎莎才相信自己完全被骗了。尤其是后面的话,让她心里彻底凉透了。

  “如果我不骗你,你会来非洲吗?”凯诺恬不知耻的说着。

  听到这句话之后,朱莎莎直接晕了过去。当她第2天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床前坐的是一个黑女人,脸上布满了皱纹。

  这个人就是凯诺的母亲,不过看她的样子他并不喜欢朱莎莎。由于语言不通,两个人只能用手比划着交流。

  他们住的房子是单层的破烂木屋子,屋子和屋子紧紧的挨着,窗外边是街道。当时朱莎莎住的房子既没有电也没有水。想喝水,需要到外面提,不过都是咸的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——朱莎莎怀孕了!

  没过多久之后,朱莎莎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她不止一次的想过,难道以后就要在这样一个落后贫穷的地方住一辈子吗?

  她自己想过去堕胎,但是失败了。因为凯诺又用花言巧语来稳住她:“我们把孩子生下来,我一定想尽办法养活你们。”听到这句话,朱莎莎心又软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,朱莎莎一边开始学习法语,一边筹办着自己的私人诊所。虽然他之前是一个医生,但是临床经验并不足。

  诊所后来确实开起来了,但是门可罗雀。一个月赚的钱,连房租都不够交的,生活再次陷入了窘境。

  1990年的12月11日,对于朱莎莎来说是一个鬼门关。由于凯诺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,带她来到了一家小的医院里面待产。

  

  待产的这段时间里面,由于朱莎莎身体比较虚弱,几次陷入昏迷当中,整个嘴唇干的出血。从昏迷当中醒过来的时候,总是感觉全身都像是火烧的一样。

  不过幸运的是最后女儿还是出生了,然而女儿刚刚出生没多久,朱莎莎就被凯诺又接回到了那洞又破又脏的贫民窟里面坐月子。

  根据当地的要求,产妇只能有两个星期的休息时间。朱莎莎在床上刚刚躺了两个星期,就被凯诺和她的母亲叫了起来去工作。

  有了孩子之后的日子,反而是越来越难。不过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,朱莎莎在学习法文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非常慷慨的法国小伙子。

  两人熟悉了之后,法国小伙子资助给了他她26万的中非法郎。朱莎莎拿着这些钱,买了一块地皮,开起了中国餐馆,没想到生意非常的火爆。

  后来日子慢慢的改善了,也有了钱,朱莎莎又搬到了欧洲区,租了一栋红房子。而凯诺俨然就像是一个大老板,每次过来什么都不干,只是数钱。

  朱莎莎和凯诺之间的交易,逃离魔掌

  朱莎莎不仅有了钱,凯诺也有了钱,有人曾经在背地里告诉朱莎莎,凯诺在外面有了女人。刚开始朱莎莎并没有在意,后来没想到竟然在家里面撞见了凯诺的情人。

  朱莎莎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怒火,和凯诺大吵了一架。没想到凯诺感觉自己丢了面子,狠狠的打了朱莎莎一顿。

  朱莎莎吓得跑出了家门,朋友得知之后,送她进入了法国军区医院。出来之后在朋友家住了几天,但是凯诺对外发布消息说:“要是谁藏了我的老婆,就没有好下场。”

  朱莎莎担心自己影响到朋友,于是又冒着生命危险回家了。回家之后和凯诺做了一次交易,朱莎莎把自己赚的钱全部交给了他,凯诺这才愿意把朱莎莎放走。

  

  父母是最后的港湾,朱莎莎终于回国了

  1994年6月30日,朱莎莎拿到了前往法国的签证。在当天晚上乘坐11点的飞机直飞法国。法国对于朱莎莎来说,只有电影上面的梦幻。

  然而来到法国之后,才发现日子并不是这么好过的。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面,朱莎莎做过垃圾清运工,到饭店打过下手,还做个保姆。

  要说对非洲有什么留恋的,可能就是那个4岁不到的女儿帕蒂·恩爱。朱莎莎走的时候并不敢和自己的女儿告别,她害怕自己狠不下心。

  后来她往家打了一个电话,才发现自己的女儿快要病死了。原来凯诺还是像之前一样,只顾着勾三搭四,原来的中餐厅也不好好的经营,最后门可罗雀。

  再加上后来不知道怎么发生了一场大火,朱莎莎原来租的房子被烧了,所有的家当全都没了。得知女儿病重之后,朱莎莎二话不说又跑回乍得。

件。

  朱莎莎又找到那名法国小伙,在法国小伙的帮助下,把他们母女送上了飞机。来到法国之后,朱莎莎还是重复着之前的保姆工作。

  没活多久,朱莎莎还是忍不住写信给自己在上海的父母。然而连写了几封都没有回信,终于在第4封信发出去的时候,收到了回信。

  在回信当中,朱莎莎的父母原谅了朱莎莎,并且在信中告诉她:

  “你要好好的总结经验教训,不要盲目的轻信别人。盲目的进行一场涉外婚姻,终究是害人害己,不过好在你的迷途知返,我们等着你回来………………

  

  国有国情,民有民俗,异国婚姻,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因为风俗不同带来的诸多不便。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好,外国的生活也不一定比中国优越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